立即登录

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

温情杂货铺微店:赚的钱为器官捐献者的孩子助学

2018-03-17 13:23:50

  朋友圈有家温情的杂货铺微店  赚的钱为器官捐献者的孩子助学  本报记者 张苗  “皮皮虾,现在这个季节绝对的明星产品!”“波兰版牛栏,波兰直邮!”打开曹燕芳的朋友圈,总能看到她每隔几天会

  朋友圈有家温情的杂货铺微店

  赚的钱为器官捐献者的孩子助学

  本报记者 张苗

  “皮皮虾,现在这个季节绝对的明星产品!”“波兰版牛栏,波兰直邮!”打开曹燕芳的朋友圈,总能看到她每隔几天会发出这样的广告语以及附上一个微店链接,看上去是一位在工作之余在朋友圈赚外快的微商。

  可点开这些链接,就能清楚看到它与普通微店的不同,“感谢大家的光顾,本店所有商品的公益金都用于捐献者家庭失亲孩子的救助。每月在本小店公布收支情况,请多支持,定不负所望、努力向前!”

  这家名为“协调员杂货铺”开店3年,由13人业余打理,为20位器官捐献者的孩子提供了助学金5.3万元。

  曹燕芳是浙江省红十字会的一名工作人员,也是一位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。“除了对器官捐献各方面的协调解释外,我更多的工作是给捐献者家人陪伴和安慰。”

  3年前,利用业余时间,她与另外12名协调员一起,开始打理这家纯公益的温情小店。

  所有协调员都认识小姑娘郝佳欣。佳欣父母在宁波北仑谋生,她9岁时爸爸因为意外去世,她的妈妈做出了捐献丈夫器官的决定。

  年幼的佳欣并不了解“器官捐献”这个词意味着什么。

  妈妈:你想爸爸吗?

  佳欣:很想很想。

  妈妈:爸爸回不来了,如果捐献器官,他就能帮助其他人的爸爸了,你说要捐吗?

  佳欣:那就捐吧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她又拉着妈妈问道:爸爸会在天上看着我们吧?

  爸爸走了,佳欣家原本经营的小吃摊不得不歇业,妈妈当了服务员,每个月仅2000多元收入。日常生活和佳欣的教育陷入了困境。

  “正好那时候朋友圈里的微商起步,我想是不是也能通过做微商,为那些孩子、家庭筹款。”在协调员群里,曹燕芳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响应。

  微店里卖什么?总结起来,就是协调员们通过个人关系,能找到的价格便宜、质量又过关的产品,螃蟹、猕猴桃、奶粉、莲子……

  “我是舟山人,经常吃海鲜,也知道舟山哪里的海鲜好,我就会和店家联系。”曹燕芳说,在谈价格的时候,她千方百计让店家能让利,让利部分在商品中标注为公益金。

  会计出生的郑方是微店的财务,每个月的销售品、单价、总额、公益金都会公布。“每一笔交易以及产生的公益金都需要交待,这样才对得起那些伸出关爱之手的人。”郑方说。

  甚至是快递小哥,也被小店的爱心感染了。一开始,曹燕芳找快递谈优惠价时,快递小哥并不以为然,“你们一天能发多少单?”但是,听完小店的故事后,快递小哥态度立即转变,同意把杂货铺的单子当成大单,从原先的8元一单,降价到5元一单。

  13位协调员们成为了各自朋友圈里唯一不会被屏蔽的微商,他们的朋友有的甚至成为铁粉,哪怕小店没有新货上架,也会点到专门的“公益金”栏目里,直接捐出几十元钱。

  “有钱了”的协调员,便给器官捐献者中困难的家庭打电话。每个学期,为他们的孩子送上公益金。目前,共有20位像佳欣这样的孩子,接受了“协调员小店”共计5.3万元的公益金。

  曹燕芳在今年大年三十发了一条朋友圈,感动了无数人:

  “除夕跨年,让你最感动的是什么?是办公室的电话响起,电话那头传来的那个女孩稚嫩的那一声‘阿姨’,器官捐献者孩子助学项目的助学对象打来的,甜美的声音来道新年好!小女孩的父母都过世了,只有爷爷奶奶的陪伴,考了班级的第6名!她分不清楚电话这头的阿姨其实有好几位,但她知道有阿姨一直关心她!”